卜运居

五行马王堆帛书,马王堆帛书易经全文

内容导航:
  • 马王堆汉墓帛书帛画有什么历史价值?
  • 马王堆出土的《老子》为什么会有甲本和乙本的区别呢++、、
  • 马王堆帛书五十二病方的作品内容
  • 马王堆帛书能证明易传是孔子作的吗
  • 马王堆汉墓出土哪些书籍?
  • 马王堆汉墓中有哪些随葬品?
  • Q1:马王堆汉墓帛书帛画有什么历史价值?

    1969年10月18日,解放军366医院为落实林彪发出的紧急战备的“最高指示”,紧急疏散到了位于长沙城东郊五里牌外的马王堆。1971年为备战时需要,366医院党委决定在院内那个方圆几百米的号称马王堆的土包下,挖掘一个大型防空洞穴。当洞穴挖到十几米时,地下出现了赭红中夹带着白点点的花斑土,越往深处掘进越坚硬。当战士们终于穿透这种土层时,奇怪的现象出现了,一块又一块的白膏泥被挖了出来。当他们用钢钎对白膏泥进行钻探时,钻孔里突然哧地一声冒出一股呛人气体,只见一道蓝中带红的火焰鸣响着从钻孔里喷发而出,工兵团一位老工程师初步认定遇到了古墓。部队马上作为重要情报层层上报,当时国家文物局即批示要湖南开始发掘。

    马王堆位于长沙市东郊长浏公路北侧,距市中心约4公里,据地方志记载为五代时期楚王马殷家族的墓地,故名马王堆。堆上东西又各突起土冢一个,其间相距20余米,因其形似马鞍,故也称为马鞍堆。1972年1月16日考古工作者首先发掘了马王堆汉墓一号墓,此墓深达16米,内中棺椁的边箱中塞满大量的随葬品,由文物上的文字可辨出此墓是西汉长沙国丞相利仓夫人辛追墓。4月28日,考古人员在内棺内发现了埋存地下2100多年仍未腐烂的汉代女尸。

    1972~1974年,先后发掘三座西汉墓葬,马王堆实系西汉初期长沙国丞相侯家族墓地。堆上三座西汉墓,分别编为二号墓、一号墓、三号墓。三座汉墓中,在马王堆汉墓的三个墓中,二号墓由于早在唐代就被盗掘,而三号墓亦因白膏泥密封不严,故其墓主仅存尸骨,唯独一号墓主人长沙丞相夫人则避开了被盗的厄运,保存良好。

    马王堆三座汉墓共出土珍贵文物3000多件,绝大多数保存完好。其中,一号墓出土的大量丝织品极为珍贵。这些丝织品中有一件素纱禅衣最具有代表性,该衣长1.28米,且有长袖,重量仅49克,轻若烟雾,薄如蝉翼,织造技术相当高超,精湛绝伦。一号汉墓的彩绘漆棺,色泽如新,棺面漆绘的流云漫卷,形态诡谲的动物和神怪体态生动,活灵活现,具有很高的艺术水平。另外还有近千支简犊,大量的封泥、印章,大量乐器、兵器、漆器、陶器、彩佣、竹木器、金属品、食品、香料、中草药、泥质冥钱等珍品,是汉初文明的形象缩影。

    马王堆引起世界轰动的原因之一就是两千多年前的丞相夫人再次面世。她装殓的华美让人称奇,出土时,其外形完整无缺,全身皮肤细腻,皮下脂肪丰满,软组织尚有弹性,在往其体内注射防腐剂时,其血管还能鼓起来,就是手指和足趾上的纹络都非常清楚,令人不可思议。她的前额及两髻有木花饰品29件,并涂彩贴金,其头发编有盘髻式假发,其脸上盖一件酱色织锦和一块素绢,两手握绣花绢面香囊,两足着青丝履,贴身穿“信期绣”罗绮丝棉袍,外套细麻布单衣,然后包裹各式衣着衿被及丝麻织物18层,从头到脚层层包裹,然后横扎丝带9道,再在上面覆盖印花敷彩黄丝棉袍和“长寿绣”绢棉袍各1件,一共20层包裹,华贵非凡。此尸保存时间之长,程度之完好,在世界尸体保存记录中十分罕见。它既不同于木乃伊,又不同于尸蜡和泥炭鞣尸,而是一具特殊类型的尸体,专家们把这种类型的古尸命名为“马王堆尸”。这是防腐学上的奇迹,世界为之震惊。

    帛书是马王堆汉墓中最为学术界所关注的,也是最有价值和意义的。如对帛书《周易》、《老子》、《黄帝书》、《五行书》、《战国纵横家书》的研究,填补了以往许多研究领域的空白,三号墓出土的大批帛书,内容涉及古代哲学、历史和科学技术许多方面,还有相当一部分自然科学方面的著作及各种杂书经整理,共有28种书籍,12万多字。在马王堆发掘的珍稀文物中,还有帛画帛图9幅,而那幅被称为“卦象图”的帛画,到目前为止尚未破译出它的真正内涵。

    马王堆三号墓出土的12万字帛书,是不可多得的历史文献资料,它是继汉代发现的孔府壁中书、晋代发现的汲家竹书、清末发现的敦煌经卷之后的又一次重大古文献发现,对中国文献学和中国学术史的研究具有极重要的价值和意义。其内容涵括了中国古代传统图书分类中除诗赋类之外的所有门类,而且大部分是久佚的汉初乃至战国时期的珍贵历史文献,因而特别受到学术界的重视。三号墓三幅画在帛上的古地图成为世界上已知最早的地图。

    马王堆医书已成为医学界的一个专有名词,共有14种之多。其中关于经络学说、药物学成就、诊脉法、古代医方、药剂以及养生学知识,均揭示了许多令当代人瞠目结舌的汉初医学成就,如《五十二病方》、《养生方》、《杂疗方》、《胎产书》等帛书的内容中,就反映了中国古代医学卓越先进的临床诊断知识水平。单从药物品种来看,马王堆医书中现存的药名总数就有394种。在《五十二病方》中能认定的197个医方中,用单药者78方,两味以上者119方,这表明当时已对药物的配伍组方有了一定的认识作用。此外,三号墓还出土了一卷图文并茂的彩色画,在长1米宽0.5米的绢画面上,用工笔彩绘了4排44个人,或徒手或持械,姿态各异,这就是古代《导引图》,此图是目前中国发现最早的一幅健身图,它为研究我国古老而独特的“导引”疗法的源流提供了极其珍贵的资料。而六种十篇之多的数术类帛书,因其整理相当困难,至今还有许多领域没有涉及,有待以后专家们的进一步研究。

    三号墓出土的《五星占》和《天文气象杂占》两种天文著作,是世界上保存下来最早的天文书籍。证实了中国是世界上天文学发展最早的国家之一。

    一号汉墓出土的帛画,是我国已知画面最大、保存最完整、艺术性最强的汉代彩绘帛画,该一画面呈“T”字形,上部宽92厘米,下部宽47,7厘米,长205厘米,属族幡一类的东西,出殡时放在行列前面,落葬后覆在棺上。帛画画面分天朝、人间、地府三段。天上为横幅,其余为直幅。分别以太一神、轪侯妻、祭祀者、合欢鳌为各段的中心。天界有扶桑树、九个太阳、嫦娥、新月,以及象征长寿的蟾蜍、白兔,日月同辉,令人神往,天门有司命守卫。中间为软侯妻缓行升天,吏前婢后,迎护隆重。人间双龙穿壁,象征幸福吉祥;家属聚集祭祀,祈求死者灵魂早归仙境。最底部合欢鰲背上大力神,双手托着大地,孔武有力。该画画天上以示死者的终身归宿,画人间以示死者生前的荣华富贵,画地下以示阴间的幸福。全图内容丰富,想象瑰丽。整个画面布局对称,线条流畅,描绘精细,色彩绚丽,显示了西汉高超的艺术水平。整幅帛画的内容,既有中国的神话传说、也有当时现实主义的写照。长沙马王堆汉墓帛画是中国西汉初期绘画风格的主要体现,反映了汉代艺术的成就。

    马王堆西汉墓发掘是20世纪惊动世界的重大考古发现,填补了中国考古学上的许多空白。

    Q2:马王堆出土的《老子》为什么会有甲本和乙本的区别呢++、、

    马王堆出土的《老子》帛书,分两个抄本,主要区别是抄写年代的不同:

    1、甲本的文字介於篆隶之间,文字没有避汉高祖刘邦的" 邦"字讳,其抄写年代,应当是早於高祖在位时期,因此推断可能是在秦汉之际;

    2、乙本的文字是隶书,避"邦"字讳,但是仍然使用"盈"和"恒"两字,因此推断其抄写年代可能是在文景之前。

    其中,帛书老子"甲本"是历史上最好的版本,脱漏较少,内容完整,包括其後一九九三年在湖北荆门市郭店一号楚墓发现的"简本老子"也无法比拟。

    ——马王堆老子甲本帛书(帛宽24cm 每行字宽7~8cm),书体在篆隶之间,卷后有佚书4篇,分别是《五行》、《九主》、《明君》、《德圣》。

    ——马王堆汉墓帛书“老子乙本”

    Q3:马王堆帛书五十二病方的作品内容

    《五十二病方》所记载的方剂大多是由二味以上药物组成的复方。例如治“疽”病方中,有白敛、黄芪、芍药、桂、姜、椒、茱萸七味药。根据疽病的不同类型,调整主药的剂量,提出“骨疽倍白敛,肉疽倍黄芪,肾疽倍芍药”,体现了早期的辨证论治思想。据对书中283首医方的药物配伍、剂型、方剂用法的分析,认为该书已初具方剂学的基本内容,反映了有理论指导、有实践意义的方剂学体系在先秦已初步形成。《五十二病方》中记载的方剂虽仅明确提及丸剂,但实际上已根据疾病的情况及病人的体质,分别使用了丸、饼、曲、酒、油膏、药浆、汤、散等多种剂型,并对方剂的煎煮法、服药时间、次数、禁忌等作了一定的记载。
    《五十二病方》书中除外用内服法外,尚有灸、砭、熨、薰等多种外治法。书中有关创伤的16种疗法(止血、镇痛、清创、消毒、包扎等)以及烧灼结扎术、结扎摘除术、瘘管清除术等痔疮手术的记载,反映了当时先进的外科技术。
    《五十二病方》保存着远古时期传流下来的若干方药,是古代劳动人民长期与疾病斗争积累起来的宝贵经验。书中对一种疾病有不同的疗法,同一种药物有不同的名称,甚至一个字的写法前后不统一,又如不少的方后注明尝试,已验,令(即善)字样,充分证明是劳动人民群众经实践而积累成的,充分反映了西汉以前我国医药学的发展情况。
    《五十二病方》这类文字较多见;而隶书也是从周秦篆书演变来的,字体已接近楷书,由于隶书结构简省,书写方便,所以在汉初已取代篆书,由此可证《五十二病方》文字是汉以前的文字。 据考证,帛书书法字体,颇与《秦金文录》、《诅楚文》等秦铭文相仿,基本属秦系小篆文字,其中有些文字结构类似战国早期的楚国文字,由此可以推论,出土帛书中《五十二病方》的字体算是较早的一种。其篆书年代可以上溯到公元前六-四世纪春秋末至战国之际,甚至更早,其抄录年代则不晚于公元前三世纪末秦代或秦汉之际,并于汉文帝十二年随葬于墓,无疑它比《黄帝内经》还要早一个较长历史阶段,是目前我国现存最早的医学集著。
    《五十二病方》提到的病名有103个,涉及面较广,包括内、外、妇、儿、五官等科,外科内容突出。使用的药物虽然比较简单,但也有药名247个,大约是《神农本草经》的三分之二,可是有一半是《神农本草经》中所未见的,有些药物用了很古老的名称,如“答”就是小豆,还有“啻牛”已不知为何物。对于方剂也是由单味药到药物的配伍使用,全书283方中,除祝由方31方,残缺不可辩认者46方,纯属灸法,熨法,不用药物者9方,其余197方中用单味药78方,两味上者119方,从这里可以看出,先秦时期以一二味药物组成方剂为多见。此时中药理论刚刚产生,正在由单味药应用向多味药配伍的过渡。
    辨证论治在《五十二病方》开始有了初步体现,如疽病方这一记载:“治白蔹、黄芪、芍药、桂、姜、椒、茱萸,凡七物。骨疽倍白蔹,肉疽倍黄芪,肾疽倍芍药。”同一疽病,症候因有骨疽、肉疽、肾疽的不同,治疗也就有倍白蔹、黄芪、芍药的区别,根据症候的变化改变方剂比例关系,它为我们提供了祖国医学早期的辨证论治思想的依据。又如“牡痔、牝痔”的治疗共有12方,而每方的主治证候都不一样,治疗则又有外敷、熨法、角法及外科手术等。从这些方法中不难看出,《五十二病方》中的辨证论治思想在当时已初步形成、
    与现存中医经典著作《黄帝内经》对照,可以发现《五十二病方》在医学理论和实践方面有着更为原始、古朴的特色,还看不出《内经》中已经出现的五行学说的痕迹,阴阳学说也几乎没有反映,难得提到脏腑,没有各个腧穴(即穴位)的名称,只提到过“泰阴”、“泰阳”两个脉名,书中的治疗方法有灸法、砭法而没有针法。
    此外,还值得注意的是,书里记载的某种疾病往往有几种不同的疗法,同一药物也常常几个不同的名称,甚至字的写法前后也不统一,这些可以证明283个医方是长期搜集和积累的成果,其中不少医方后面注明“已验”、“尝试”、“令”(灵验的意思)说明它们曾在医疗实践中经历过反复的验证,里面可能保存着不少远古时期流传下来的原方。因此《五十二病方》的成书年代无疑早于《内经》和《神农本草经》,是迄今为止我国已发现的最早古医方。

    Q4:马王堆帛书能证明易传是孔子作的吗

    内容提要:
    帛书《易传》的政治思想,以“君道”为核心,发挥孔子解《易》的思想,强调变化转化的历史观,提倡忧患意识,注重反骄守谦之道;同时主张以德治国,正确处理君臣关系,重视以赏赐劝励臣下.其中包含了比较全面的君道思想,也反映了战国中后期儒家在诸侯国政治实践的主张.
    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书《易传》六篇,为战国中期至末期儒家的解易文献.其中《缪和》《昭力》两篇的释文发表稍迟,因此,对于这两篇文字的研究远少于对《二三子》、《要》、《系辞》诸篇的研究.本文拟从政治思想的角度提出我对这两篇思想的观察.需要先说明的是,本文引用的帛书《易传》的材料,主要参考了廖明春和丁四新的释文和注释,但因本文不作文献学的研究,故下引帛书《易传》的文字,其中一些古体字、异体字、通假字,皆按传世古书的阅读习惯加以转写,如“又”径转写为“有”,“胃”皆转写为“谓”,“亓”转写为“其”等,以方便读者和排印.
    在帛书《易传》之《要》篇的最后,记有孔子对门人谈“损益之道”的一段文字:
    孔子繇(籀)易,至于损益一卦,未尚不废书而叹,戒门弟子曰:二三子!夫损益之道,不可不审察也,吉凶之[门]也.益之为卦也,春以授夏之时也,万物之所出也,长日之所至也,产之窒也,故曰益.授者,秋以授冬之时也,万物之所老衰也,长[夕]之所至也,故曰[损].产道穷焉,而产道□焉.益之始也吉,其终也凶;损之始凶,其终也吉.损益之道,足以观天地之变而君者之事已.是以察于损益之变者,不可动以忧憙.故眀君不时不宿,不日不月,不卜不筮,而知吉与凶,顺于天地之也,此谓易道.故易有天道焉,而不可以日月星辰尽称也,故为之以阴阳;有地道焉,不可以水火金土木尽称也,故律之柔刚;有人道焉,不可以父子君臣夫妇先后尽称也,故为之以上下;有四时之变焉,不可以万物尽称也,故为之以八卦.故易之为书也,一类不足以亟之,变以备其情者也.故谓之易有君道焉,五官六府不足尽称之,五正之事不足以至之,而诗书礼乐不□百扁,难以致之.不问于古法,不可顺以辞令,不可求以志善.能者繇(从)一求之,所谓得一而君毕者,此之谓也.损益之道,足以观得失矣
    其实,这里的孔子之曰,不一定是孔子的原话,可能是战国时代孔门后学对孔子的易学思想加以发挥而成文.照这里所载的孔子对弟子的讲话,《周易》是人用来把握宇宙万物的观念和图像体系,《周易》包含的天道,是要对天象星辰及其运行加以把握.但天有日、月、星、辰等各种天体,仅仅列举几种具体的天体,不足以涵盖所有天体,难以掌握天的存在本性,无法构成天道来说明天体的丰富存在和运动,所以《周易》用更为抽象的“阴阳”的概念来把握天,以阴阳作为天道的要素.同理,地有金、木、水、火、土,但仅仅列举五行,不足以涵盖和掌握大地上各种各样事物存在的多样性,地道不能用五行来穷尽,也不能用五行来表明,所以《周易》用更为抽象的“刚柔”来作为构成地道的要素和原理.人道也是一样,人与人有各种关系,如君臣、父子、夫妇等,但不能用其中的任何一种具体关系来把握、表达人道,所以《周易》用“上下”来作为人道的要素.就包括天、地、人的整个宇宙来说,《周易》用八卦即八种卦象来象征和把握世界的多样存在.从哲学上说,这是认为,个别的存在物不能用来表达或掌握存在的多样性,不能用来把握作为原理的道,人必须摆脱个别性的思维,上升到更为抽象的元素或原理,才能掌握事物的普遍的存在特性和原理.

    Q5:马王堆汉墓出土哪些书籍?

    马王堆汉墓帛书《黄帝书》
    马王堆汉墓发现了大批帛书和两卷医简,均出自3号墓东边箱的长方形漆盒中。帛书大部分写在宽48厘米的整幅帛上,折叠成长方形;少部分书写在宽24厘米的半幅帛上,用木条将其卷起。出土时都已严重破损,经整理,知共有28件。其中除《周易》和《老子》二书有今本传世外,绝大多数是古佚书,此外还有两幅古地图。这是中国考古学上古代典籍资料的一次重大发现。
    医书简两卷200支,一卷内容与《黄帝内经》相似,讲的是养生之道,另一卷则为房中术。

    Q6:马王堆汉墓中有哪些随葬品?

    马王堆汉墓中的随葬品,种类之杂,数量之多,让人眼花缭乱,惊叹不已。随葬物清单遣策竹简发现于东“边箱”,堆放在重叠的漆器上面,因编缀的绳索已经腐朽已经散乱。竹简共312枚,是用细竹劈开来制成的,颜色是黄褐色,背面的竹皮大多为绿色。从残余的绳子痕迹来判断,竹简是书写后再用细麻绳分为上下两道将竹简顺序组编成册。简上文字为墨书隶体,墨迹清晰,字体秀美。竹简上的文字大多数可以辨识,是一册随葬物品清单,就是所谓的“遣策”,总有722枚,其中一号墓312枚,三号墓410枚,内容均为逐件记录随葬物品的名称、数量和各种物品的分类小计。

    马王堆遣策是同类竹简中最完整的两批。一号墓的遣策所列器物清单的大概情况是这样的:用漆木制成的九鼎、七鼎和三鼎、二鼎盛放的各种羹,用竹笥盛放的肉食品,用陶器盛放的酱和酒,用布囊盛放的粮食,以及漆木器具、梳妆用品、丝织衣物、乐器、扇、席和土质、木质的东西。三号墓中的遣策竹简,除大部分内容与一号墓相同外,还记载有骑从、乐舞、童仆等侍从,包括所持仪仗、兵器和乐器等物,这些都能同出土的木俑及棺房两壁的帛画大体对照起来。

    马王堆汉墓中还发现有精美的彩绘帛画。帛画是我国古代的一个画种,因画在帛上而得名。帛是一种白色的丝织品,古人常用笔墨和色彩在上面描绘人物、走兽、飞鸟及神灵、异兽等形象。马王堆汉墓共发现5幅帛画,其中一号墓一幅,三号墓4幅。这些帛画都是彩绘,保存得十分完整,它们大多色彩鲜艳,形象生动,是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一号墓的帛画为“T”字形。其画面完整,形象清晰,自上而下分段描绘天上、人间和地下的景象。三号墓出土的一幅帛画与一号墓中那幅帛画的尺寸、形制、内容都相近。这两幅帛画以有序的层次,展示了汉初人们观念中的宇宙图景。取自远古神话的大量形象和按照现实描绘的人与物,构成天、地、人相沟通的境界。在三号墓棺室西壁的一幅帛画长2.12米,宽0.94米,描绘了盛大的车马仪仗场面。有人认为这幅画描绘的是誓社、耕祠场面,也有人根据所绘的大都是武卒、车骑,认为描绘的是接受墓主检阅的仪仗。三号墓的另一幅帛画为导引图。以红、蓝、棕、黑等颜色描绘男男女女做健身运动,共有4排44人的形象。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有的着长袍,有的穿短裙短裤,还有的裸露着上身。

    运动的类型有伸展、屈膝、转体、跳跃等肢体运动,也有使用棍棒、沙袋、球类的器械运动,还有模仿熊、鹤、鸟等各种动物姿势的运动。根据人物动作与旁边的题字,可知是一幅关于运动的画作,定名为《导引图》。马王堆汉墓的随葬品中还有纺织品和衣物200余种。其中包括了汉代丝绸品种的大部分,如平纹组织的绢、缣、纱,绞经组织的素罗和花罗,斜纹组织的绮、锦、绒圈锦,袋状组织的绦带以及彩绘印花纱,还有大麻和苎麻制成的粗细麻布等。在三号墓东边箱子的长方形漆盒中,发现有大批的帛书。这些帛书是唯一可以和千年女尸媲美的东西。帛书又名缯书,它以白色丝帛为书写材料,其起源可以追溯到春秋时期。马王堆汉墓的帛书共有28种,12万字,破损比较严重。帛书一般都是把帛横摊着从右端开始直行写下去。有的先用墨或朱砂画好上下栏,再用朱砂画出直行格,此即为后代的“朱丝栏”。帛书有长有短。短的,一段帛上只写一种书或画一幅图;长的,写完一种书或画了一幅图后,并不剪断,而是另起一行接着书写或画另外的画。帛书的体例不一,有的在第一行顶上涂一黑色小方块做标记,表示书从这里开始;有的则没有画行首的标记。有些书是通篇连抄,不分章节;有些用墨点记号分章;有些则提行另起章节。大部分帛书都没有书名。有标题的,一般都写在文章末尾。自从秦代统一文字,规定小篆作为全国标准字体之后,还规定隶书作为日用文字,通行全国。整个帛书上的文字代表了这一时期字体的全貌。除了字体之外,另一个特点就是假借字多,简化字多,这些情况进一步表明,在秦统一全国文字后,西汉初年我国文字又处在一个新的发展过程中。

    从这批帛书的内容看,只有少数几种流传下来,而大部分是久已失传的佚书。书的内容以古代哲学思想、历史为主,也有相当一部分是当时自然科学方面的著作,还有各种杂书。依《汉书•艺文志》分类,在这些马王堆汉墓的帛书之中,六艺类的有《周易》、《丧服图》、《春秋事语》和《战国纵横家书》。诸子类的有《老子》甲本、《老子》乙本、《九主图》、《黄帝书》。其中,甲、乙本《老子》为所见最古的本子。兵书类的有《刑德》甲、乙、丙三种。数术类的有《篆书阴阳五行》、《隶书阴阳五行》、《五星占》、《天文气象杂占》、《出行占》、《木人占》、《符箓》、《神图》、《筑城图》、《园寝图》和《相马经》。其中《五星占》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天文书。方术类的有《五十二病方》、《胎产图》、《养生图》、《杂疗方》、《导引图》,其中《五十二病方》是我国已发现的最古老的医书。

    另外,还有《长沙国南部地形图》、《驻军图》、《城邑图》3幅地图。同时,马王堆汉墓还发现有瑟、竽、笛、琴、竽律等五种乐器。另外还有和木俑附在一起的模型乐器钟、磬、筑3种。此外,在三号墓的遣策中,记载了不少歌舞、乐器的名称,如“楚歌者”、“河间舞者”、“郑舞者”、“建鼓”、“大鼓”、“钟磬”、“郑竽瑟”、“河间瑟”等。从中,一方面能了解轪侯家轻歌曼舞的奢侈生活,另一方面也能增进我们对汉代音乐文化发展水平的了解。其中一件黑漆二十五弦琴有25根弦,是一张木质的弦乐器。它的瑟面成拱形,中间是空的,下面嵌有底板。首尾髤黑漆,其余光素。底板两端有首岳和尾岳。

    首岳一条,右边有25个弦孔;尾部有内、中、外3条尾岳,内外岳左边各有9个弦孔,中尾岳左边有7个弦孔。尾端有4个系弦的木枘,枘端为银制,饰涡纹。弦由4股丝左旋搓成,中岳上的弦较粗,内、外岳上的弦较细。

    每条弦下有拱形木柱。另一件黑漆七弦琴,是木质的弦乐器。它通体黑漆,头宽尾窄,面圆底平,面底可以分开。面板木质松软,似为桐木,底板木质坚硬。面底各有一个“T”形槽,合起来形成共鸣箱。马王堆汉墓随葬的土笥共48件,多数在西边厢,东边厢和南边厢内也有一些。

    根据笥内遗物和木签上所记载,笥内随葬品大概可以分为丝织品、食品、草药类、明器等。

    丝织品有六笥,其中衣笥二,缯笥二,另有二笥装香囊、鞋及丝织物碎片;食品是笥内随葬品中的主要部分,达到37笥;草药类有一笥,可辨识的有木贼、花椒、桂皮等;明器类有4笥,共计有泥珠一袋,木象牙8件,木犀角13件,木璧23件。马王堆汉墓中还发现有一些制作精美、形象逼真的木俑。其中一号墓有100多件,三号墓有30多件,它们分大型和小型两种,大型木俑出于东、南、北边厢,小型木俑出于中棺和内棺之间的隙缝中。小型木俑除了3件着丝麻衣的以外,皆以小树枝劈削,墨绘眉目而成,以麻绳编结为两组。

    大型木俑分立俑和坐俑。大木俑有的着衣,有的彩绘,服饰,发髻略有区别,着衣俑的服装有罗袍、绣花袍和泥银彩绘袍等,衣袖内系用细竹条支撑。马王堆出土的木俑大多都制作精美,形象逼真,其中以女性木俑最引人注目。一号汉墓中有一件女舞俑,舞俑腿部微曲,好像正在蹈足起舞。舞俑体态袅娜,有曲线美;舞姿轻盈,有动感美;奋袖蹈足,有造型美。制作木俑的艺术家,仿佛赋予了舞俑生命似的,让她在人们面前轻歌曼舞。

    上一篇:上一篇:算命的术语和解释
    下一篇:下一篇:孕妇梦见别人胎儿流血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